2003年刘涌走下法庭在殡仪馆被执行死刑妻子刘晓津抱着骨灰哭

2000年7月3日,沈阳市警方突然找到了市内的各大媒体机构,要求他们在第二天的早上,将一则通缉公告发布在报刊上面,并且要放在显眼的位置。

这则公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重金悬赏通缉涉嫌重大犯罪的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以及其他四名犯罪嫌疑人。在公告的下方,还有关于他们的体征描述。

报社的负责人十分吃惊,因为他们都知道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他是当地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常常会被媒体采访报道。

原来早在一年前,沈阳警方就已经开始在调查刘涌了,只是因为这项工作一直是秘密进行的,所以外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7月4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大多数的居民还处在睡梦之中。但是那些“报哥报嫂”们,已经穿梭在沈阳的大街小巷,将一份份还带着油墨香味的报纸,投进了订户们的报箱。

吃早饭时,订户们把报纸展开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行醒目的标题,大多数人都很震惊,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嘉阳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会被警方通缉呢?

此时此刻,刘涌还不知道外界的事情,他正躲在自己位于沈阳郊区的一处房产里面,心情有些郁闷。

因为早在之前,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自己的公司附近,常常有陌生人出入。他一怕被警方调查,二怕仇家寻仇。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而刘涌此实的表现,正是体现了他心中的害怕?因为他昔日做过的罪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看到刘涌心情郁闷,刘涌的妻子刘晓津就打算带他出去散散心。刘晓津出门时买了一份报纸,自然也看到了警方的通缉信息,她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刘涌,而是开始积极策划帮助刘涌潜逃。

刘晓津找到刘涌后,让司机高伟开车带着他们二人出了沈阳,跑到了哈尔滨。随后刘晓津给二人购买了前往内蒙古牙克石的车票,自己则返回沈阳提取逃跑资金。

回到沈阳以后,刘晓津害怕自己也被警方逮捕,于是不敢回家也不敢去公司,而是匆匆取了钱以后,借住在了一个叫刘也的朋友家中。

之后,刘晓津在刘也的陪同下,赶到了牙克石,和刘涌、高伟见面后,四个人一起转道黑河市,打算从这里匿逃。

他们在位于黑河市边检站几百米的地方,入住了一家粮贸宾馆,等待黄牛给他们办理的去俄罗斯旅游的短期护照送来。

7月10日下午两点钟,刘涌在刘晓津和刘也的陪同下,三个人步行赶往黑河市边检站。

在路上的时候,三个人商议了很久,最后决定由刘晓津、刘也两个女性先走,带着刘涌的身份证明。而刘涌则躲在远处观察,只要证件没问题,他再迅速过站。

由于刘晓津和刘也未被通缉,所以顺利过站,只是工作人员将刘涌的身份信息输入以后,警报灯立即响了起来。

眼看着势头不对,刘涌立即撒腿狂奔,虽然巡逻民警立即查找,但还是被狡猾的刘涌给溜走了。

跑回粮贸宾馆后,刘涌找到高伟,两个人立即乘坐出租车,打算去附近的乡下躲藏。

然而,在黑河市发现刘涌的踪迹以后,警方立即部署了大量警力,在各个要道设置拦截关卡,只等着刘涌等人往里钻了。

而刘涌乘坐的出租车,在行驶了二十公里以后,就被警方的关卡拦住了,坐在车里的刘涌万念俱灰,他趁人不备抓起一把不明药物,一股脑全部给吞进了肚子。

民警抓住刘涌的时候,他已经口吐白沫,陷入到了昏迷状态,民警立即将他送到了医院,进行洗胃并且救活了他。

7月14日,刘涌被押回了沈阳,之后警方开始对他进行审讯,在掌握了大量关于他的犯罪证据以后,案件被移交到了检察院再到法院。

然而在后续的时间里,刘涌的家属给他请了多名知名律师,组成了一个律师团,硬是将刘涌的一审死刑,在二审时被改判为了死缓。

对于这个结果,刘涌的内心是十分得意的,因为他那时候才40岁出头,死缓期间只要不犯新罪,那么就不用死了。

刘涌被判死缓以后,一直被关押在锦州监狱,他现在就想着要坐上十几年牢,也才50多岁,到时候出去了,照样可以重新生活。

直到2003年10月18日,刚刚吃过午饭的刘涌,正在和狱友聊天。突然外面响起了管教人员的声音,他将一份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通知书,依法转交给了刘涌。

上一秒还在有说有笑的刘涌,下一秒脸色变得和苦瓜一样,双手发抖,通知书飘落在了地上,他自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从监狱被押到看守所以后,刘涌的心情一直不好。看守所和沈阳警方,一共派出了8名管教人员,一直在不懈地做着刘涌的思想工作。

12月20日,刘涌从庭审现场回来,心情十分异常,一个人呆坐在地上,不愿意吃饭,只喝了两口豆奶,当天晚上也是辗转反侧,不肯入睡。

看守所方面出于人道主义的关心,以及考虑到刘涌后续还要继续参加庭审,需要保持一定的体力和精力,所以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做了刘涌爱吃的豆浆和油条。

为了让刘涌能正常睡觉,看守所经过上级部门批准,由刘涌的家属出钱,给他购买了一台vcd,让刘涌能够观看碟片。

之后的几天,刘涌喜欢让管教人员给他放《越战——空中堡垒》的碟片,看了一遍又一遍。每天晚上,他都是在观看碟片时。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也许是看守所对刘涌的帮助,感动了他最后的良知,刘涌和管教人员说了一些自己苦闷的原因。

他说自己在法庭上,看到了哥哥和妻子,看到妻子瘦了、憔悴了,他心里很难过。沉默了一会,刘涌又说:“我挣下的家业,足够妻子和儿子用上几辈子了,也算是心安了!”

管教人员发现,刘涌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竟然流泪了,他实在是想不到,像刘涌这样心狠手辣、罪大恶极的人,他也会流眼泪?只是这眼泪,倒更像是鳄鱼的眼泪。

12月22日,是刘涌被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的日子,当天上午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庭审以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当庭宣判:判处身负多项罪行的刘涌死刑,并且立即执行。

从法庭上下来以后,法院依法安排刘涌和自己的近亲属见了一面,充分保障了死刑犯在被执行死刑前的合法权益。

11时35分,在数十辆警车的押解下,刘涌被带到了锦州市殡仪馆,抬进了一辆白色的死刑执行车。

10分钟以后,刘涌的尸体被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收敛,放进了一个黄色的盛尸匣,拖到了火化间进行火化。

12时50分,随着警方人员的撤离,之前戒备森严的锦州市殡仪馆,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刘涌的骨灰,被殡仪馆转交给了他的妻子刘晓津。有现场记者发现,刘晓津抱着刘涌的骨灰,匆匆坐上了一辆奔驰车,在车里她对着骨灰痛哭流涕。

至此,刘涌被执行死刑以后,这起曾经让国内外无比震惊,让全国人民无比关注的刘涌案,最终还是划上了一个句号。

当今社会,还有一些像刘涌这样的人出现,他们二人成伙,三人成团。但是这些人都不会长久,因为只要他们一冒头,就会被代表正义的公检法部门所铲除。

而距今刘涌伏法已经有19年之久了,但是在刘涌的身上,我们还是能得到很多的警示的:

作为一个国家公民,千万不要学刘涌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因为刘涌的结局,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特别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更不能因为金钱就走上歪门邪道。而在日常的生活中,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好人,要多做好事、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