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本增效陈睿押注游戏赌 B 站未来

连续收购游戏公司带来的研发高投入仍在侵蚀 B 站利润且后期仍需长期投入成本。

近日,据相关媒体消息称,小红书关联公司对 B 站所关联的两家公司因网络侵权责任纠纷进行起诉,开庭日期为 7 月 18 日。

而就在不久前,B 站披露了未经审核一季度财务报表,一季度 B 站营业收入增速下滑,亏损再度扩大,就连逐渐增长为 B 站收入新引擎的广告收入也环比下降近 3 成。

不仅如此,继年初陷入裁员风波后,B 站于近日再度陷入裁员风波,由此看来 B 站年内可谓风波四起,而此前 B 站曾提出将于 2024 年实现盈亏平衡,而就如今深陷风波中心的 B 站来说可谓任重道远。

近日,据企查查 APP 显示,小红书关联公司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与 B 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新增开庭公告,原告为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将于 7 月 18 日在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开庭。

虽然目前双方暂未公开具体原由,但就公开资料显示,网络侵权责任是指侵权行为人利用网络为手段和工具实施侵权行为所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按照不同情况,B 站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因承担侵权责任或与实施直接侵权行为的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网络侵权类型包括,侵害他人的人格权、侵害他人的财产利益、侵害他人知识产权,而其中侵害他人知识产权为 B 站的 重灾区 ,作为以 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内容模式为主的视频网站,近年发生过不少因侵权等原因而造成的事件。

此前爱奇艺因 B 站未经授权播放被爱奇艺买断网络信息传播权的《快乐大本营》及 B 站未经授权擅自播出其拥有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节目《中国有嘻哈》而遭起诉。

对于以年轻人为主的 B 站来说,PUGV 可谓留住用户的一大根本,但又风险极大,为此 B 站在版权购买及自制内容上投入了越多越多的成本,也为 B 站带来了较大的财务压力。

数据显示,2018 年至 2021 年,B 站内容成本(包括向版权所有者或内容分销商购买授权内容的摊销成本和 B 站的制作成本)分别为 5.43 亿元、10.02 亿元、18.76 亿元、26.95 亿元,在总营业成本中的比重分别为 16.6%、17.9%、20.5%、17.6%,呈波动增长趋势,2021 年在总营业收入中的比重高达 13.9%,而这仅是摊销的成本。

要知道,在 B 站 PUGV(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内容模式下,为激励 B 站 up 主和主播入驻及创作更好的内容,B 站还需向其支付收入分成费用及激励费用。

2018 年至 2021 年 B 站包含支付给游戏开发商、销售渠道(应用商店)及向主播及内容创作者等在内的多方支付的收入分成成本分别为 16.31 亿元、24.94 亿元、43.66 亿元、77.33 亿元,2021 年在总营业成本中的比重为 50.4%,在总营业收入中的比重也同样高达 39.9%。

可见在 PUGV 这一内容模式下,B 站所支出的成本之高,正因为如此,尽管近年 B 站营业收入得到了翻倍的增长,但其却仍未实现盈利。

此前,B 站曾提出 2024 年实现盈亏平衡,并表示在保持用户增长的前提下,B 站战略重心将侧重加速商业化进程,进一步降本增效。

从以上数据来看,B 站 降本增效 似乎没有多大力度和成效,但实际上进入 2022 年以来,B 站多次传出裁员消息,就在不久前财新消息称,多名 B 站员工证实自 5 月中旬开启一轮裁员,而据在本轮裁员中离职的员工透露,按照部门员工离职人数估算,优化的业务部门裁员比例约为 20%。

虽然,B 站对此进行了否认,但仍有不少 B 站员工表示被裁,而直播部门几乎 屹立 在每一个 B 站裁员传闻中。

数据显示,2021 年包含直播收入、大会员、哔哩哔哩漫画等在内的增值服务实现营业收入 69.35 亿元,在总营业收入 193.84 亿元中的比重为 35.78%,而 2022 年第一季度增值服务营业收入 20.52 亿元,在总营业收入中的比重为 40.60%,为 B 站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而据长桥海豚投研报道,B 站一季度的用户成本为 34 亿元,远远高于增值服务的收入,意味着 B 站可直接变现的收入为亏损的状态。

数据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 B 站广告收入 10.41 亿元,同比增长 46%,也就是说第一季度 B 站广告收入和增值服务收入合计为 30.93 亿元,仍不能将同期用户成本完全覆盖。

要知道,近年 B 站在直播业务可下了不少功夫,此前曾从斗鱼挖来了坐拥两千万直播粉丝的冯提莫,但却并未使 B 站直播业务有所突破,而就在前不久 B 站还挖来了英雄联盟(LOL)职业选手和主播 UZI,目前来看仍未在 B 站激起较大水花。

其次,在裁员传闻中 常驻嘉宾 为游戏业务,此前游戏业务为 B 站主要收入来源,曾达到营业收入的 8 成,而随着在纳斯达克的上市,游戏收入过多也为 B 站带来了 负面 影响,投资市场一度将 B 站看为游戏公司,导致其估值较低。

此后,B 站董事长陈睿降低了 B 站游戏及二次元的标签,开始了去游戏化,今年一季度 B 站移动游戏收入 13.58 亿元,同比增长 16%,在总营业收入中的比重为 26.87%,较此前的超 80% 下降了三分之二。

但前述直播及 PUGV 投入成本太高,亏损持续扩大,B 站在回港后又把盈利的希望重新押注游戏,据财联社报道,2022 年 B 站投资了 14 家公司,其中游戏公司高达 7 家,仅 3 月 10 日至 17 日 8 日中,就有 4 家游戏公司被 B 站投资的消息传出。

而游戏业务虽然是 B 站盈利的希望,即使在 去游戏化 及 2024 年盈亏平衡中陈睿选择了后者,但连续收购游戏公司带来的研发高投入仍在侵蚀 B 站利润且后期仍需长期投入成本,任重道远的陈睿又该如何缩短目标距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