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韩国足球“技术反思论”:人家到瓶颈我们在爬坡

东京奥运会前,记者在撰写男足稿件《还想夺牌免兵役呢?韩国国奥2012奇迹难再来》时,直言韩国队很难复制伦敦奥运会上夺铜的奇迹。理由非常直接:对比2012黄金一代,适龄球员中,能像当年奇诚庸、具滋哲、池东沅、金甫炅、金英权那样达到国家队主力水平的精英寥寥无几。而在超龄选手之中,金鹤范也没得到最为心仪的孙兴慜和金玟哉。但伴随奥运会比赛的深入,记者愈发觉得,上述差异只是停留在表象上,根源是在技术层面。

特别是在品读《京乡体育报》的那篇评论后,技术问题就是更加值得深思。所谓技术,其实是和中国媒体、球迷长期看待的“脚下技术”还是有所区别。技术,也应该包括防守、选位、跑动甚至决策技术,也可以说是位置技术。正如那位韩国记者所言,个人技术是由技术和感觉所构成的,而射门和传球只是属于一种技术技能。

这不由让记者回想起昨晚的另一场比赛上海德比,海港队所打入的唯一一粒进球,是拜奥斯卡引领反击完成。而在李圣龙启动速度狂奔那一瞬间,申花队是有两名球员莫雷诺、吴曦分居左右。但莫雷诺根本就没启速跟住李圣龙,吴曦倒是一直回追,但也是在奥斯卡持球降速之时,才在大脑意识上做出决策,并朝向李圣龙狂奔防守。可惜反应还是慢了半拍,当然吴曦在做出决策之前,也是需要谨防奥斯卡采取另一种选择(比如分球至其他队友或是直接射门),所以在行为上,他始终是被动一方。但是,这一粒进球过程充分反映出超级球星、中国球星、草根球员和老迈选手之间的技术差异:奥斯卡的观察和传球、足球比赛押球app吴曦的决策和跑动、李圣龙的前插和奔跑、莫雷诺的懈怠和体能……而在足球场上,往往决定比赛走势的,就是优秀球员和一般球员之间的技术差距。所以,有人说西班牙、墨西哥在世界大赛上的很多进球,都是依靠团队配合,但实际上,团队进球的根基是由一个又一个个体技术所组成。套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足球场上,没有技术,就是啥也不是”。当然,我更愿意以“能力”来代替“技术”这个词语,以免与中国媒体和球迷所认知的“脚下技术”所混淆。

回到韩国国奥队这个话题,其实,缺少诸如奇诚庸、具滋哲、金英权这些顶尖球员的本质,是这批韩国球员位置技术能力的下降。比如奇诚庸的斜长传调度和大局观组织技术,这支韩国队无人具有这番水准。而像金英权的补位和协防意识,更是朴志洙,郑泰昱所不拥有的(相信广州队球迷更有深刻体会朴志洙和金英权的差异),包括守门员的扑救技术,对阵墨西哥一战,韩国队63分钟被对手连灌5球,而且是在墨西哥队只有6次射正的情况下。守门员宋范根的发挥备受批评,韩国媒体认为“这是守门员技术水平低下的表现”。其实在韩国队出征之前,韩国各界就对超龄球员没有用在守门员位置上颇有微词。毕竟宋范根相比“美妆门将”赵贤祐还是经验不足,而且也曾多次在联赛和亚冠出现失误,比如2019年亚冠1/8决赛全北两回合对阵上港,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其实,宋范根本是金鹤范倚重的核心球员,此役发挥不佳的中后卫郑泰昱也是如此。他俩在2018年亚运会已获免兵役,完全不必参加奥运会,但老金还是非常偏爱二人,希望可以相助一臂之力,可最终就是他俩出了问题。而我想指出的是,宋范根、郑泰昱虽然成名多年,也有亚运会和U23亚洲杯夺冠经历,但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进入国家队主教练保罗本托的法眼,这里面的根源问题是什么呢?

相反,作为前葡萄牙国家队主教练的保罗本托在挑选国奥球员跳级时,长期只是看好两人——李东炅和李刚仁。2019年世预赛40强赛期间,他俩就被选入国家队。但在当时,李东炅只是K联赛二年级新生,名气和资历都不突出。保罗本托的选人思路是从技术层面出发,而通过东京奥运会足以证明,当韩国队踏上国际大赛对阵世界强队时,也只有李东炅和李刚仁能够与之一战。李东炅在对阵墨西哥时梅开二度,李刚仁在本次奥运会上也有3球入账。而当初在奥运会预选赛上绝杀中国队的李东俊,虽然此番也是锋芒毕露,但在交手墨西哥时,却只能在局部进攻上制造威胁。说到底,他还是以单纯的速度作为法宝,这一招可能在亚洲足坛或者对阵世界二、三流球队时比较管用,但遇上诸如墨西哥之类的世界强队,则是非常容易受到限制。

其实在中国足球界,人们经常会把脚下技术和生吃速度进行混淆。可是在真正的行家看来,速度最多用作秘密武器而已,最核心的因素还是技术。因此像曹赟定、杨立瑜包括韦世豪这一类球员,迟迟不能得到国家队教练的重用(尤其是外教),其中缘由不言而喻。事实上在国家队今年6月出战40强赛期间,技术型球员或者说基本技术达标的均衡型球员成为主流,比如张稀哲、金敬道、尹鸿博。而上述者根本就不是单纯依靠速度打天下,中国球迷朝思暮想的“一脚长传,直接狂奔”的“小摩托式”踢法,其实很难在国际大赛中收到成效,尤其是对阵那些有过世界杯经验的球队。某种程度来说,这也是中国足球素养低下的一种体现。

经过多年的深入反思,韩国足协已经意识到技术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在俄罗斯世界杯后,他们请来保罗本托。其实,本托的带队过程也很受到争议,韩国队在2019年亚洲杯和东亚杯上的表现,并不令人完全服众。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就是在过分追求技术的情况下,失去了凌厉的进攻效率(比如亚洲杯1/4决赛0比1卡塔尔、东亚杯1比0中国、40强赛0比0黎巴嫩等),本托没少受到批评,但韩国足协始终对他予以力挺,这也再度说明:韩国足协坚定技术足球的改革始终没有动摇。

只是在韩国足球界,很多技术出众的球员都是富有个性,甚至被视为“刺头”。比如在本届奥运会第一场拒绝与新西兰球员赛后握手的10号李东炅,被外界批评为“你家长没教过你礼貌吗?”,但实际上在4场比赛下来,他却成为韩国队阵中表现最好的球员,也是1/4决赛对阵墨西哥时唯一可以制造实质性威胁的球员。而来自西甲瓦伦西亚的李刚仁,也在第三场小组赛鸣哨后,因为在球场上质疑并怒喷队友,“为何害怕受伤选择倒脚拖延时间”从而备受非议。而联想起出道巴萨青训的“韩国梅西”李昇祐,那是一名更加不折不扣无法融入韩国文化的个性球员,也因此受到不少质疑和打压。至于当初在长沙中韩之战“报复”尹鸿博的黄喜灿,同样也是因个性出众而著称。

实际上,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不难理解,正是《京乡体育报》记者金世勋在评论中所质疑的“学院足球”——追求以一球优势取胜的足球,追求不能输的比赛。某种程度来讲,这不就是中国足球多年以来“政绩工程”的另一种体现吗?其实,这批韩国国奥球员有一部分者(97/98年龄段)是在2017年U20世青赛闯入16强,还有一批小年龄段球员,是在2019年U20世青赛夺得亚军。但在那两项大赛之中,特别是两年前在波兰的惊世之作,韩国队依靠的法宝,还是组织力、精神力和战术力,而这也是韩国足球近十年呈现出“青少年球队成绩显著、上升至成年队表现欠佳”的核心原因之一。所以在韩国足坛,只有个性化球员才有可能成长为技术型精英,而有很多人的天赋,其实是在年少过于功利化培养模式之中被磨灭了。

这不由让我想起希丁克2001年接手韩国队的名言,“韩国足球首先是要改变长幼辈分等固有观念,而其实韩国球员的左、右脚技术非常均衡,问题并不出在天赋上面。”

现在,韩国足协已经把宝押在保罗本托身上,但只凭借他一个人,也只是能够在国家队层面做出改革,何况韩国队这次12强赛又是分到死亡之组——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阿联酋,出线之路布满荆棘。可相比中国足球,韩国足球至少已经在学术层面,意识到核心问题的关键点,而这也是一国足球发展到瓶颈期所必然产生的反思。

只是中国足球直到现在,还根本没有任何学术层面的业务大讨论。这些年来,也就只有《中国足球协会青少年训练大纲》最最基本的突破。中国足球应该怎样培养什么类型的球员?如何发展自己的技战术风格?如何从邻国强国身上取长补短?十分可惜,中国足球的人才培养,还是停留在最为基础的基本功训练以及体能强化,而足球界的领导们似乎也是无心此事。这也不能怪罪他们:当一国顶级联赛近十支球队欠薪严重,陷入经济困境之势,物质上的温饱问题确实更为重要。当然,冲击世界杯的政策工程,依然还是永恒不变的头等大事,可问题在于即使中国队闯入2022年世界杯又能如何呢?中国队又不是没有进入过世界杯!中国足球的现在,真是让人觉得一片狼藉。

所以,我说韩国足球处在瓶颈期,而中国足球才只是爬坡期,甚至只能说是刚爬起来而已。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