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QDII基金年内领涨高油价还能持续多久

截至6月10日,今年以来WTI原油期货价格已经录得59.67%的涨幅,月K线连阳走势。而在油价持续坚挺的提振下,石油股票以及原油主题基金亦走出了联袂上涨行情。

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显示,截至6月10日,包括广发道琼斯石油、诺安油气能源、易方达原油、南方原油以及华宝标普油气等在内的原油QDII基金均录得超过60%的收益,并占据全市场基金收益排行榜的前列。

在全球转向新能源已成定局的大时代背景下,作为旧能源代表的石油股却能够走出大涨行情,其背后的逻辑是什么?而站在当前时点,又该如何看待石油板块以及原油QDII基金的投资前景呢?

本轮原油史诗级涨升行情始于2020年。当时在新冠疫情突然爆发的冲击下一度闹出“负油价”乱象,WTI原油期货则从2020年4月份的6.5美元/桶附近起步,以大涨小回的方式展开了新一轮慢牛爬升之旅,至2022年6月10日的120.47美元/桶,涨幅已接近20倍。

期间在经历了2021年11月份的假摔后,油价于2021年12月份开始呈现加速上扬态势,月K线月底突破百美元关口,从而宣告历史上第三轮“百美元时代”的来临。

那么,站在当前时点,高油价还能持续吗?对此,广发道琼斯石油指数(QDII)基金经理叶帅6月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爆发以来,由于欧美国家持续采取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全球进入了高通胀时代,配置传统能源企业有助于对冲通胀风险;而国际原油市场结构性短缺持续将导致油价保持高位,从而为原油QDII基金继续带来较好的投资机会。

“从供需基本面来看,由于原油供需错配,高油价在短期预计将持续。需求方面,由于需求旺季的到来,全球原油需求强势反弹”,叶帅对记者表示,美国能源信息署(EIA)预计美国6月汽油消费量将达928万桶/日,创疫情以来新高;需求上升推动美国炼油厂开工率维持高位,5月第三周美国炼油厂开工率达到93.2%,创2020年以来新高,有力支撑原油需求。

至于供给方面,叶帅认为,欧洲地缘局势紧张导致全球市场每天减少了约200万桶的原油供应,虽然OPEC将增长幅度从40万桶/天增加至65万桶/天,但并不足以弥补由于相关制裁导致的约每天200万桶俄罗斯原油供应的减少,“因此,供需失衡现状下,预计短期内高油价将持续下去”。

而诺安基金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兼基金经理宋青则认为今年来的油价高企或与绿色能源有关。在6月8日下午的一场网络直播中,宋青表示,今年以来由于俄乌局势的干扰,全球的能源供应链产生扰动,国际油价一直居高不下,“其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过去几年全球转向绿色能源,传统能源化石燃料能源方面的资本支出大幅降低,目前的需求上升和通胀压力加大,投资者对石油供应的担忧打开了油价上升的空间”。

宋青认为,特别是传统石油公司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需求突然消失,经济上造成重创。现在油价回升,绝大部分石油公司无意持续加大资本支出,股东层面更是只愿意加大分红和进行股票回购,造成市场紧张的预期不见好转。

在谈及高油价还能否持续下去这个问题时,宋青的答案是肯定的,“原油价格仍有上行机会,因为俄乌战争以及对能源供应影响仍会进一步恶化”。

“5月30日,欧盟宣布了对俄罗斯第六轮制裁方案,其中最受争议的就是对俄罗斯石油的禁运令,”宋青表示,按照欧盟达成的制裁协议,俄罗斯石油出口量将在未来6个月时间减少约300万桶/日,而除非这期间能有新的石油供应补充俄罗斯的原油缺口,比如来自美国或者OPEC的原油产量增加,才能向下压制石油价格。但实际情况是,全球原油需求正在不断恢复,美国及全球原油库存从2020年开始持续下行至低于过去五年的历史均值,但OPEC及美国的原油产量则基本维持在原有水平未明显增加。

他认为,这种情况“一方面反映了原油产量增加需要新的资本投入及建设周期,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原油产出国及企业可能乐见高油价而对增产有所克制。因此原油市场的供给端仍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而需求端保持平稳甚至在北半球出行旺季下有所增加,油价(依然有希望)打开进一步上行的空间”。

宝城期货分析师王晓囡亦于6月10日发布观点指出,受益于欧盟在本月初达成对俄油出口制裁的决议,叠加北半球迎来夏季用油旺季的驱动,在全球原油供需结构依然向好的背景下,近期国内外原油期货价格呈现振荡上行的走势,“综合来看,此次欧盟对俄油出口禁运制裁确实会给供应端带来损失,但整体影响有限,而OPEC增产力度存疑,叠加油市需求端旺季到来,预计后市原油仍将维持振荡偏强的格局运行”。

截至6月10日,WTI原油期货价格自今年2月份迈入史上第三轮“百美元时代”以来已将近4个月;持续高企的油价使得统能源企业受益匪浅,年内普遍走出大涨行情;而背后即是以贝莱德、伯克希尔为首的全球著名投资机构对石油股展开了连续的增持动作。

Wind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贝莱德买入最多的前五只股票中,出现两只石油股。其中,贝莱德大手笔加仓约1325万股埃克森美孚公司股票,增持幅度达5.04%,期末持仓市值达228.02亿美元;对雪佛龙加仓184.63万股,增持幅度为1.46%,期末持仓市值约208.24亿美元。

“股神”巴菲特的增持动作更为“大阵仗”。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在2021年年底时,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持仓股中仅雪佛龙一只石油股;而在2022年一季度期间,伯克希尔大幅加仓石油股:增持雪佛龙1.21亿股使其成为第四大重仓股,总持仓市值达到约259亿美元;新建仓西方石油公司并以132亿美元的总持仓市值一举使其成为第六大持仓股。而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显示,进入5月份后,伯克希尔仍在继续增持西方石油公司。

此外,记者注意到,素有“聪明钱”称号的北向资金,近期亦一反常态对A股市场上的石油股进行了持续增仓。以中国石油601857)(601857.SH)为例,去年底北向资金的持仓数仅为8.45亿股,到了一季度末则增加至9.95亿股;进入二季度,其增仓力度更是加大:4月底为10.35亿股,5月底为11.79亿股,而6月9日更是跃升至12.04亿股。

同样的增持动作亦在中国石化(600028.SH)、中海油服601808)(601808.SH)等石油板块的龙头标的身上出现。

对此,叶帅向记者表示,“原油处于产业链的最上游,价格与通货膨胀一般有着较高的相关性;在高通胀时期,原油往往表现较好,常被用于对冲通胀”,疫情爆发以来,由于欧美国家持续采取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全球进入了高通胀时代,配置传统能源企业有助于对冲通胀风险。

他进一步称,供需持续失衡导致原油价格攀升,持续改善上游油气企业的盈利,也带来了相应的投资价值。从需求端来看,随着各国逐步从疫情中复苏,对原油的需求持续增加,按照IEA和OPEC预测,全球原油需求将在2022年达到或略超过前高2019年的水平。而供给端由于美国产量增长不足、OPEC维持较为紧张的产量配额、以及地缘冲突导致的供应中断等原因,全球原油库存持续降低,并推升油价达到近十年高位,从而带动上游油气企业股价水涨船高。

而对于巴菲特的相关增持行为,宋青认为,可以从巴菲特的投资模式中寻找答案。他认为,巴菲特的投资模式,实际上就是运用保险公司(伯克希尔主营保险业务)里面长期沉淀的资金,进行有规则的长期投资,从而获得长期的现金流。

宋青表示,按照这个投资模式,再回头来看西方石油公司。巴菲特跟西方石油公司的关系最早可追溯到2019年,当时西方石油公司正计划以高达53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去收购油气能源非常丰富的阿纳达科石油公司,“为了帮助西方石油公司完成这项收购,巴菲特以认股权证和优先股的形式投资了西方石油公司100亿美元,并享有8%的年度股息收益率;而这个优先股可以转成二级市场,从而享受股价的增长”。

宋青同时称,今年以来,伯克希尔公司陆续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西方石油公司的股票,目前持股超过21%,已成为最大股东。

公开信息则显示,西方石油公司今年一季度营的营业收入增幅57%,营业利润增幅2500%,二季度营业收入增幅更是预计将达到62%。而西方石油公司的股票则是本轮油价飙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截至6月初其股价已从2020年低点飙升逾五倍。

宋青强调称,不仅西方石油公司,实际上整个油气能源板块由于收入和利润的暴增,年内普遍走出了大涨行情,“今年以来,能源行业一枝独秀。受益于俄乌局势对原油供应的扰乱,以及过去几年全球碳排放需求而减少对化石能源的投资。加上发达市场高通胀数据的来临,导致了传统能源企业在高企的原油价格当中受益匪浅,收入和利润暴增,从而受到投资者的追捧。未来几个季度,能源板块的利润增速预期虽然有所回落,但是增速跟其他板块比仍将较快。”

油价与石油股的联袂上扬,成就了原油QDII基金上半年的亮丽表现。通联数据Datayes!的统计显示,截至6月10日(QDII基金的统计慢一天,为6月9日),今年以来收益率超过60%的基金仅7只,而且是清一色的原油QDII基金。

其中,华宝标普油气以75.99%的收益雄踞榜首,而嘉实原油、广发道琼斯石油则分别以69.75、69.58%%的涨幅紧随其后分摘榜眼、探花之位。此外,易方达原油、南方原油、国泰大宗商品以及诺安油气能源则分别凭67.06%、65.97%、65.94%和60.87%的收益分列排行榜的第四至七位。

而在收益喜人的背后,则是基金规模的大幅增长。比如叶帅掌舵的广发道琼斯石油(以人民币A为例),其2021年底时的净资产规模为2.63亿元,而到了2022年一季度则跃升至10.02亿元,增长幅度高达280.78%。而宋青管理的诺安油气能源,其2021年底时的净资产规模为2.55亿元,而到了2022年一季度增长至3.24亿元,增长幅度为26.73%。

对此,叶帅表示,国际原油市场的结构性短缺持续将导致油价保持高位,预计这将会为原油QDII基金继续带来较好的投资机会。

“以道琼斯美国石油指数为例,其主要持仓为美国油气板块上游勘探与开采企业,前十大成份股权重达到70%。在高油价持续的背景下,美国上游油气勘探与开采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出现了较大变化,根据标普全球商品洞察统计数据,今年以来美国上游油气企业产生的现金流预计将超过过去20年产生的自由现金流总和。充沛的现金流将有利于降低企业杠杆率并加大分红水平,这也有望进一步推升相应企业的股价,从而在高油价的背景下进一步提升上游油气企业的投资价值”,叶帅如此说。

而宋青则认为,市场上原油相关的QDII产品,有以跟踪国际油价为投资目的的,也有投资国际能源股票的,“一方面,我们对原油价格仍保持乐观的态度,未来仍有上行的空间;另一方面,能源股票走势往往与油价相关,若油价继续上行,能源公司的收入和利润也会增加,推动能源股票价格走势”。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