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球诞生下一位李娜或不会太久

7月1日下午,北京国家网球中心,教练蔡瑜(右)在指导一名学生练习网球。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慈鑫/摄

盛夏的北京,下午3点,在超过35摄氏度的高温中,国家网球中心的蓝色网球场地上依然有青少年在练球。陪着自己10岁女儿风雨无阻地打了5年网球的姚女士,此时真想享受会儿空调房间的清凉,但看着阳光炙晒下的女儿在场上挥汗如雨,姚女士默默地守在场边。她知道,没有任何困难能阻挡女儿对网球的热爱,而她能做的,就是给予女儿最大的支持。

从小众运动到线点,随着放学时间的到来,国家网球中心也热闹起来,几乎每一片网球场上都有接受网球培训的孩子。从事网球培训工作已有十多年的教练蔡瑜,亲历了网球运动在中国从小众运动变为热门运动的过程。脚下的这片场地——国家网球中心,见证了中国网球趋热的发端。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选手李娜在国家网球中心夺得网球女子单打第四名,这是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网球取得的最好成绩。从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女双金牌,到李娜的女单第四名,中国网球正是依靠奥运会的优异成绩在广大国人心中留下第一印象。那个时候,学习网球专业的蔡瑜刚刚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工作,她当时看到的是网球运动尚属于小众运动,但社会影响力已经开始扩大。

中国网球培训市场的火爆是从2014年也就是李娜第二次夺得大满贯冠军之后全面开始的。蔡瑜认为,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2011年李娜第一次在大满贯夺冠,网球在中国已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但量变到质变的节点发生在李娜第二次大满贯夺冠。李娜的第二次夺冠,在中国彻底“引爆”了网球运动。还有网球教练也表达了相似观点,明星运动员对一个运动项目的推广起着巨大作用,对中国网球来说,李娜的明星效应非常显著。2014年,李娜第二次夺取大满贯赛事女单冠军证明了中国人能拿到大满贯冠军绝非偶然,这极大地提升了国人对网球运动的热情。2014年,36岁的李娜在第二次夺得大满贯冠军后不久就宣布退役,但中国网球热的序幕才刚刚拉开。

和很多家长一样,姚女士最初只是希望孩子通过打网球增强体质、提高个人综合素质和学习一项国际化的体育运动技能,并没有过多考虑孩子的网球之路到底能走多远。孩子在学习网球的过程中,兴趣越来越足,又展现出一定的能力和培养前途,家庭的支持力度才越来越大。最终,在孩子原本广泛接触的各类业余爱好里,网球成为为数不多的一直保留下来的选项之一。

李娜退役之后,中国选手在国际网球赛事上的表现有所滑落,直到近两年,情况才有所改观。随着一批年轻选手的涌现,特别是今年以来,19岁的郑钦文在法网、温网比赛上接连打出不俗战绩,中国网球诞生“下一个李娜”的前景越发光明。与此同时,在国内青少年网球培训不断升温的背景下,一批优秀的网球苗子逐渐涌现。

就在近日举行的2022中国网球巡回赛CTA1000长沙站的比赛上,14岁的“小花”张瑞恩首次参加职业赛事。张瑞恩是国内网坛备受关注的一名新星,14岁的她身高1米78,1个月前的长沙公开赛上,她囊括了女单、女双冠军。小小年纪的她已经大胆喊出“想成为李娜”的梦想。张瑞恩的网球之路与国外绝大多数职业网球运动员的成长模式极为相似——出生在一个热爱体育的家庭,幼年就接触网球,童年就开始进行比较专业和系统的训练,在国际化的训练和比赛体系里成长……

其次,家庭还要为孩子打网球投入巨大精力。姚女士表示,在女儿开始接受比较专业的网球训练之后,自己就放弃了工作,成为了全职妈妈。因为随着孩子打网球的时间越来越多,家长需要陪伴、辅助孩子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双职工家庭将很难兼顾孩子的日常学习、生活与网球训练、比赛。一名网球青少年选手的背后,往往都有一名为了孩子的网球之路放弃了自己事业的家长。

当网球成为越来越多中国家庭的选择,如何在新的环境下更好地培养中国网球人才也摆在了中国网球协会面前。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国家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黄玮近日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透露,中国网球协会在已经推出相应举措的基础上,还将加大助推力度。

一是继续坚持办好已经举办3年的中国网球巡回赛。这项比赛允许最小年龄在14岁的选手参加,这极大增加了国内网球选手的比赛机会和他们与国内高手交流、学习的机会。黄玮介绍,在以往的赛事体系下,U14、U16这些年龄段的青少年选手,都是按年龄组参加国内赛事,这些年龄段的优秀青少年选手很难与国内水平比较高的专业选手同场竞技,但中国网球巡回赛给了国内所有网球选手一个同场竞技的平台。从过去两年看,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一些优秀的青少年选手参加国际赛事的难度加大,但中国网球巡回赛给了他们重要的锻炼机会。可以说,中国网球协会用中国网球巡回赛补了国内网球赛事体系里的一块短板。

二是中国网球协会即将推出“压茬计划”。今年8月就要在位于南京的中国网球学院举行第一期“压茬计划”的选拔。“压茬计划”,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主要是为了培养新人。据黄玮介绍,国内所有符合要求的网球青少年都可以参加“压茬计划”选拔。按照U14、U16两个年龄组,中国网球协会计划每年共选出男女共20个孩子,送往美国、欧洲的专业网球学校接受训练,中国网球协会和地方体育部门将承担孩子培养经费的75%,家庭只需负担另外的25%。这将大大减轻家庭培养孩子走网球职业道路的经济负担。黄玮表示,“压茬计划”的推出,也是为了构建新型举国体制,使得国家、省市、社会、个人、家庭共同努力促进网球人才培养,充分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

7月3日,中国选手郑钦文在今年的温网比赛上止步32强。这个成绩对于中国网球来说不算出众,但对于19岁的郑钦文来说,第一次参加温网就打进第三轮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功。今年以来,郑钦文在大满贯赛事上大放光彩,让人看到了中国选手再次在网球大满贯赛事上问鼎单打冠军的希望。而中国网球更大的希望则来自郑钦文背后,国内呈几何级数增长的青少年网球人口。迅速扩增的人才厚度和不断提升的国内网球发展水平,决定了中国网球诞生下一个李娜将只是时间问题。